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毕业啦,快来广州创业吧! > 毕业啦 我要留在广州
搭梯爬烟囱 守护广州蓝
来源:广州日报   发布时间:2018-06-04 15:45:43

21A7-70_b

“广州蓝”已经成为广州的一张城市名片。湛蓝的天空和美丽的景色吸引新人来到江边拍婚纱照。(资料图片)。

从“爬烟囱”见证环境监测发展

广州市环境监测中心站现场监测室高级工程师卢艺刚:

1988年我毕业于广东工学院(现在的广东工业大学)的环境工程系,当时环保是新兴行业,我是广东工学院环境工程系的第二届毕业生,因为我母亲是做绿化行业的,也算耳濡目染吧,觉得环境保护未来很有发展前景。

大学毕业后,我在工厂干了几年环保工作,1993年进入了市环境监测中心站大气科。一进站里,我印象最深的是“爬烟囱”,就是到企业去做现场监测,爬烟囱采样。当时的老站长规定:凡是新进站的男同志都要先去“爬烟囱”。因为这是一项劳动强度大、比较辛苦的工作。

当时“爬烟囱”的条件比现在更加艰苦,十几米、几十米高的烟囱没有固定楼梯或者爬梯,进行监测要提前半个月通知企业,企业做好准备搭个竹梯子给我们爬上去。而且当年的监测仪器不像现在都一体化了,不仅人要爬上去,还要用绳子将一大堆仪器吊上去,光是一个抽气用的泵就有二三十斤重。当时监测站只有一辆车,就专门给“爬烟囱”的人用,三个人一组、一天只能做一个烟囱的采样工作。

过去需要进行监督性监测的重点企业没有现在多,监测也仅要求一年做一次。而现在环保监管日益严格、覆盖面也更广,污水厂、垃圾焚烧厂、发电厂、排放重金属的企业、排放VOC的企业等都被纳入重点排污监控名单,监督性监测频率也提高到一个季度一次,有些甚至一个月做一次。

一代代环保监测人员的“爬烟囱”也仍然在进行着,不过现在我们人手更多了,从当年的100多人增加到了400多人;技术也更加先进了,一体化设备的采用,提高了监测、采样的效率。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切身感受到党中央对环保问题的重视前所未有,绿色、协调、共享等理念都与环保息息相关。现在,环境保护工作不断进步,从监测角度来说,国家对于监测数据的真实性、准确性要求很高,日常运营、维护和数据上报都是由国家委托第三方公司进行,尽管我们监测站楼上就是其中一个国控点,但门都是锁住的,我们都进不去,只能看到联网的数据。

在水环境监测方面也一样,广州的9大国控断面实行了“采测分离”制度,采样由国家委托第三方公司进行;实验室检测则是“盲检”,第三方采集的样本随机送往各个有资质的实验室,而检测人员并不知道自己检测的水样取自哪里。

这些新制度的实施,都是为了确保监测数据的真实、准确、有效,说明环保治理的水平在提高。

与此同时,作为一个做了几十年现场监测的老环保,我认为,随着社会不断发展、环保水平的进一步提升,未来应该更多地采用在线监测仪器,毕竟在线监测可以24小时进行,更加科学、合理。

从增强青年环保意识做起

广州市绿点公益环保促进会秘书长袁淑文:

高考之后我与“化学老师梦”失之交臂,却被与环保相关的第二志愿——华南农业大学的农业资源与环境专业顺利录取。大学毕业后,我开始从事环保教育事业,到如今整整15个年头,我现在经常会给大学生、小朋友们上环保课,回看当初的机缘巧合,某种意义上来说,通过环保这项事业,我也实现了当初的“教师梦”。

毕业后的十年间,是我的学习期也是沉淀期。最初,我在广州市环保局宣教中心担任一名宣教员,那是由一辆50多座大巴改造而成的宣传车,不管风吹日晒雨淋,每天跟着车到处跑,去社区、学校、广场等进行宣讲。同时担任《珠江环境报》的记者和编辑,向公众普及环保知识。

印象最深的是2008年,我离开宣教中心去了香港一个老牌环保组织。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一个成熟且成功的本土环保组织是如何运作的。他们在解决一条河流的保护时,会考虑到政府、商界、农业、个人等社会不同方面一系列的问题。当时,我深刻地体会到了环保不是一个单一的议题,它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涉及整个社会的方方面面,也正是这种系统性的思考方式,让我确定了“绿点”的一个核心理念:就是要通过影响未来的决策者去影响整个社会。

也就是说,参与了“绿点”环保公益活动的大学生,未来不一定要投入环保事业,他可以从事任何一个行业,但环保意识的植入,则会伴随他一生,并指导他在以后的工作生活中去解决与环保有关的问题。

“绿点”在2012年成为了广州市第一家成功注册的民间环保社会团体,作为绿点的发起者,我在2013年竞选上了秘书长这个职位,这同时意味着更多的责任。刚一上来,我就面临着筹不到款的困境。其实,2010年之后,当时的社会资源会更加倾向于投给那些立刻能解决问题的机构,而对于青年环保意识教育这种短期不见明显成效、长期不能保证成效的做法产生了质疑,支持我们的资源大大减少。当时,身边的许多同类的环保公益组织都陆陆续续地转型了,我们组织内部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去讨论和反思,到底要不要改变初衷,转型成为一家能够解决问题“立竿见影”的组织?但我始终认为“绿点”不能变,如果所有的组织都去举报、去治理,环保教育的工作谁来做?教育也是一种力量,虽然温和但却更加持续。所以,我投了坚持下去的那一票,许多愿意继续坚持的人最终都留了下来。

后来,我的生存思路就是根据需求帮助他们策划各种各样的活动,在政府、企业做宣讲,在学校举办活动这样的方式,得到了许多愿意合作机构的持续支持,度过了那一段艰难岁月。

“绿点”从2007年创办之初链接了30多家环保社团,到如今链接了70多家社会团体、170多家中小学和40多家长期合作的政府、企业、公益组织,我们自己的努力是一方面,另外很重要的一方面是,广州的公众对环保议题的关注度也越来越高,也让环保教育得到了更广泛的认同。

浏览次数
点赞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