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魅力广州 > 文旅资讯

中央芭蕾舞团等顶尖芭蕾舞剧团首次云集羊城 共贺广州芭蕾舞团开启新篇章

  • 2018-12-27 09:30:25
  • 来源: 广州日报
  • 0
  • 分享到

25岁“广芭”翩翩再出发 

《玄凤》剧照

《梦红楼》剧照

《梅兰芳》剧照  

12月25日,广州芭蕾舞团(以下简称“广芭”)迎来了25周岁生日。当晚,《广芭再出发——广州芭蕾舞团建团25周年展演》在广州大剧院举行。精心编排和挑选的节目,回顾了广芭25年来的创作历程,也向未来的发展寄予了美好希望。

26日晚,中国芭蕾,花开羊城。中央芭蕾舞团、辽宁芭蕾舞团、天津芭蕾舞团、苏州芭蕾舞团、北京当代芭蕾舞团、兰州芭蕾舞团和广州芭蕾舞团等各大国内顶尖芭蕾舞剧团首次云集羊城,在广州大剧院上演了芭蕾盛宴,共贺广州芭蕾舞团开启新篇章。

广州芭蕾舞团建团于1993年,秉承以广州为中心,辐射全国,面向世界的发展战略格局。从1994年的芭蕾舞剧《葛蓓莉亚》首演开始,寓意着广芭正式亮相在世人面前。现今,广芭已有18部大型芭蕾舞剧及70多个精品剧目,以严谨规范、独树一帜的艺术风格享誉业界。

12月25日,《广芭再出发——广州芭蕾舞团建团25周年展演》在广州大剧院举行。在本次展演中,广芭以完整的高水平演出阵容,向广大观众展示剧团潜心艺术创作的发展成果。上演的舞剧选段,都来自广芭的原创剧目,都曾引发业内反响和强烈关注。

每个剧目选段在表演之前,舞台上的大屏幕都会播放该剧目的排练、演出等视频资料,让观众全面了解广芭这些年来在艺术上的不懈追求。

5个经典舞剧选段回顾广芭奋斗历程

本次的广芭展演精彩演绎了5个舞剧选段。

首先上演的《玄凤》选段,选自首演于1997年的舞剧《玄凤》。在曼妙的音乐中,舞台上美丽的“凤凰”轻蹈慢舞、蹁跹而来。荡起粼粼春波,旋起缕缕玄色金辉……记者旁边的观众表示:“太美了,让人如痴如醉。”

随后上演的《梅兰芳》选段,选自首演于2001年的舞剧《梅兰芳》。选段上演前播放的视频资料中,已经让观众感悟到了京剧的魅力。芭蕾舞剧《梅兰芳》以高度概括的手法,截取适宜于芭蕾舞表现的梅兰芳的生涯片断,予以艺术的展示。该剧展开想象的翅膀,突破时空概念,在舞台上让梅兰芳与他主演的杨贵妃、虞姬、穆桂英等戏中角色同台出现,用“戏中戏”的方式表演,使人从舞蹈动作中理解人物与他主演的角色的思想情感,使拙于叙事的舞蹈找到了表现手法。当晚上演的选段是“穆桂英挂帅”,舞蹈结合了芭蕾舞和京剧两种动作,表现方式丰富多样,让人耳目一新。

接下来上演的《梦红楼》选段,选自首演于2007年的舞剧《梦红楼》。它和《玄凤》《梅兰芳》一样,是广芭倾力创作的中国民族原创芭蕾舞剧。

随后上演的《风雪夜归人》选段,选自首演于2009年的舞剧《风雪夜归人》。《风雪夜归人》是一部根据吴祖光先生同名剧作改编而成的经典芭蕾舞剧。自公演以来,不仅在国内引起轰动,同时也享誉海外。记者了解到,《风雪夜归人》曾荣获2010年文化部第十三届文华大奖、优秀表演奖等十一个奖项,广芭也是迄今为止第一个获得文华大奖的芭蕾舞艺术院团。

最后上演的《布兰诗歌》选段,选自今年首演的舞剧《布兰诗歌》。《布兰诗歌》是一部十三世纪的神秘诗稿,是目前所知的保存最完整也是最具艺术价值的中世纪诗歌,1935年音乐家卡尔·奥尔夫为它谱写了音乐。当晚的演出,广芭上演的是第一幕《春回大地》,当人们熟悉的《命运,世界的女神》的旋律响起,现场观众立刻觉得激情澎湃。在史诗般的恢弘气势中,广芭演绎了一段对生命的赞歌,让观众感受到了无限的生机与欢乐……

有“懂行”的观众表示,“这样的节目编排很有意思。广芭在辉煌中走向未来,也彰显出广州芭蕾舞团独树一帜的艺术风格和旺盛的创作激情”。

一家三代前来观舞感受广芭满满情怀

当晚演出开始前,广州芭蕾舞团团长邹罡接受了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的采访。

1993年,邹罡从中央芭蕾舞团应聘到广州芭蕾舞团,是广芭建团的第一批签约演员。“广芭建团的第一部舞剧《葛蓓莉亚》是我主演的,第一部原创舞剧《玄凤》也是我主演的。我是伴随着广芭成长的。今年接替老团长张丹丹,担任团长一职,我也感到很自豪。”

节目开始前,邹罡在舞台上进行了致辞。他表示,广芭这些年的发展经历了几个重要的阶段——例如通过体制改革划归广州大学、成功转企成为广芭文化艺术有限公司。经过改革,广芭更加焕发了艺术青春。

邹罡特别向坐在观众席的前任团长张丹丹致敬,张丹丹站起来向观众致意,现场响起了长达1分半钟的掌声。有观众表示,“广芭25年,真的是情怀满分”。

在舞台上的大屏幕播放的VCR中,中央芭蕾舞团、辽宁芭蕾舞团、天津芭蕾舞团、苏州芭蕾舞团、北京当代芭蕾舞团等各大国内顶尖芭蕾舞剧团的团长们也纷纷为广芭送来了祝福,共贺广芭开启新篇章。

中国舞蹈家协会原秘书长、专家杨大林在接受广州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广芭从建立到现在,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在国际国内都很有影响,已经成为广州通向世界的名片,我相信在不断努力下,他们能走得更远。”

广芭今年推出了原创民族芭蕾舞剧《浩然铁军》,对此,杨大林表示:“用芭蕾舞来表现这个题材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但是广芭敢于创作,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广芭原创节目多,类型也多,这是他们的一大亮点。”

让杨大林最为津津乐道的是广芭对舞蹈事业的追求和热爱、情怀,“广芭能把全国那么多的芭蕾舞演员聚拢过来,所以他们能走得更远”。

走过25载的广州芭蕾舞团,同样是不少观众共同的情怀。展演当晚,记者就发现不少观众属于“一家三代人”。观众肖女士向记者表示:“这些年来,广芭一直在努力进取,跟广州的人们很相近,跟广州的城市精神也很相近。”

广芭威水史:演交会上成为“老外”最爱

在不久前举行的2018广州国际演艺交易会上,国外演出商集中观看了SHOWCASE现场展示环节。接受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采访的多位“老外”表示,他们很喜欢广芭的表演。

南非开普敦大剧院对外交流部部长赫拉迪恩·西蒙表示:“广芭演员的专业性、国际性,以及比肩世界级优秀舞团的心灵渗透力,都深深打动了我。”

这一支优秀的芭蕾舞团,和广州一样,具备“敢为天下先”的精神品质。

广州芭蕾舞团组建于1993年。25年前,广芭冲破体制的壁垒,率先成为实行团长责任制下全员聘任制的文艺院团体制改革试点单位,在得改革开放风气之先的广州扎下根来。

2005年,广芭划归广州大学,更名为广州大学芭蕾舞团。2009年改制为广州芭蕾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走过25年,广州芭蕾舞团已成为中国目前最专业化、最富激情的一流艺术院团之一。

广州芭蕾舞团一直保持着严谨、规范的艺术风格,通过排演《天鹅湖》《罗密欧与朱丽叶》《吉赛尔》《胡桃夹子》《舞姬》《堂·吉诃德》《灰姑娘》《仙女》《葛蓓莉娅》等17部古典芭蕾全剧,奠定了坚实的古典芭蕾基础。

同时,剧团还排演了国外当代编舞家的优秀作品:巴兰钦作品《主题与变奏》《小夜曲》等,完美展现芭蕾艺术盎然的生命力和丰富多样的风格。

剧团一流的创作实力,为世人呈现了独树一帜、中西相融的艺术。剧团创编演出的一系列民族芭蕾舞剧如《玄凤》《梅兰芳》《梦红楼》《风雪夜归人》,民族交响芭蕾如《黄河》《梁山伯与祝英台》《假如我是一只鸟》《在水一方》都成为脍炙人口的佳作,其中《风雪夜归人》更在2010年荣获第十三届文华大奖。

剧团极富灵感的创意得益于剧团坚持不断的对外艺术文化交流。历年来,剧团力邀来自法国、美国、意大利、加拿大、俄罗斯、澳大利亚等国家的专业人士、知名芭蕾导师来团授课、编排,使剧团接近于国际芭蕾艺术的最高水平。剧团内的一批优秀演员也凭借成熟的艺术表现,引起了国内外芭蕾界的广泛注目。

为了更为广泛地推动中国芭蕾艺术,剧团先后赴俄罗斯、英国、美国、加拿大、法国、澳大利亚、意大利、德国、西班牙、韩国、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演出、访问、交流,扩大了中国芭蕾艺术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

“第一个吃螃蟹”的广州芭蕾舞团

12月25日,是广州芭蕾舞团25岁的生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广芭以演代庆,连续两天在广州大剧院为广大观众带来两场芭蕾盛宴,为岁末迎新的元旦节日喜庆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广芭灵魂人物张丹丹、现任团长邹罡,还有青年芭蕾舞演员黄百茂,向广州日报记者深情讲述了他们与广芭的奋斗故事。

中央芭蕾舞团原主要演员、国家一级演员、著名舞蹈家张丹丹

勇喝“头啖汤”力促广芭聘任制改革

2018年,张丹丹女士将广芭团长的指挥棒交给邹罡之后,她又在纪念广芭成立25周年的“张丹丹艺术研讨会”中,被广芭聘为名誉团长。

在广芭的创立和发展中,张丹丹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向记者谈起1993年底广芭成立的经过,她不由得百感交集。当时,她已是一位中央芭蕾舞团的主要演员,由于经常走出国门演出,见识过国际芭蕾舞团的做法,她对如何组建芭蕾舞团也逐渐有了自己的想法。

随着广州不断发展,组建匹配城市地位的芭蕾舞团也成为当时文艺界的一件大事。当张丹丹得知这个消息后十分雀跃:“我小时候想学芭蕾舞,但广州没有地方学,所以我只能跑到北京去求学、跳舞。现在广州有了这个想法,这正好与我内心的渴望碰撞在一起。”

1993年底,表演事业正处巅峰的张丹丹离开中芭舞台,回到家乡广州组建广州芭蕾舞团。作为广芭的创始人,张丹丹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就是广芭全员都采用聘任制,也就是我们所熟悉的“合同工”。这对当时以事业编制为主导的全国芭蕾舞团来说,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决定。

国家一级演员佟树声可以说是广芭建团元老之一。1993年,当时已经进入辽宁芭蕾舞团的她是一位当红的舞蹈演员。时任团长张丹丹找到佟树声,表示希望她能加入正在筹建的广芭,并承诺给予她更多表演的舞台和剧目。

佟树声说,在那时国内的芭蕾舞团都有编制,对合同制没有概念,都看不到广芭的未来,认为它只是个“私人团”。“所有人都说,你为什么要砸掉自己的铁饭碗,来广芭这样一个合同制的舞团呢?当时我可以说是年轻无畏吧,为了艺术的追求,但我当时只是想趁着年轻多跳舞,于是我选择了一个更年轻、更广阔的舞台,和它共同成长。”这份对舞台的执念让佟树声不顾周围的反对之声,毅然决然抛下了一切来到了广州,包括在辽宁芭蕾舞团主演的位置,以及上海芭蕾舞团抛来的橄榄枝。她认为,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为什么要采用聘任制?张丹丹坦言,当时在中芭跳舞时,她目睹了许多舞伴和同事的离开,到国外去发展。“国外的机会更多,演员也不固定在一个团里跳舞。哪个团的艺术总监好或是待遇好,他们就到哪个团。因为有些艺术家的舞蹈生涯太短了,他们希望有生之年可以尽可能地做更多的事。”她说,如果采用聘任制,那么演员就可以根据自己喜欢的作品和适合的计划,找到自己合适的发展方向,这种流动性也更利于演员的发展。

“国外的聘任制很先进,这种用人机制对芭蕾演员是行之有效的——因为芭蕾舞所需的身体条件,决定了演员吃的是‘青春饭’,到了一定年龄就无法上台。我们同行都很认同这种做法,但在当时的中国没人这么干。”而广芭作为广州市政府专业艺术表演团体综合改革试点单位,大胆地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芭蕾舞团。“广州给了我一个机会,首先尝试了这种机制。”张丹丹说。

广芭现任团长邹罡

精品创作要有意识地进行市场开发

广芭现任团长邹罡认为,精品创作要有意识地进行市场开发。“我们要多创作在艺术表现上精益求精,同时要具备市场推广能力,能够被观众所接受的作品。”

邹罡说,广芭特别注重中西文化的交流,今年创排了一部中国民族题材的舞剧《浩然铁军》,以及一部与世界对话的西方题材舞剧《布兰诗歌》,这是第一部由中国人主创西方题材的原创剧目,也是一个全新的挑战。

不同于一般的古典芭蕾舞,《布兰诗歌》结合了古典和现代风格,以有唱词的音乐代替一般芭蕾用的纯音乐,并且在细腻之余更强调力量感、颗粒感。

“在艺术风格表现上,《布兰诗歌》可以体现东方演员细腻的肢体表现,对演员的舞台经验和造诣要求很高。”邹罡说,《布兰诗歌》在音乐创作、舞美设计、灯光设计、演员表现方面都堪称广芭25年创作精品的佼佼者。他告诉记者,现场演出效果很好,尽管没有打出歌词,但观众都能理解剧情,看得很连贯。他认为,这种西方题材的剧目能对外打通交流渠道,更容易为外国观众所接受,同时也把中国芭蕾舞者推向世界,把中国故事讲出去。

青年芭蕾舞演员黄百茂

广州带来优质文化交流机会

来自河南郑州的黄百茂是个“95后”,现在已经是广芭的“台柱子”之一。2015年毕业于广州市艺术学校芭蕾舞专业。今年21岁的他已经拿过好几个国际比赛大奖:2016年参加韩国国际芭蕾舞比赛获少年组金奖,2017年参加北京芭蕾舞比赛,获得青年组男子银奖和最佳双人舞奖两个奖项。

黄百茂坦承,自己最大的收获就是在入团三年内获得的历练和成长。“团长给我的机会比较多,团员可以通过比赛得到成长,同时通过比赛成绩的积累,能够在团里一些主要剧目挑选角色。”记者了解到,在多个比赛中获奖的他已经成功拿到了《天鹅湖》和《胡桃夹子》中的两个重要角色。

黄百茂认为,广州作为一线城市,给他带来了丰富的文化交流机会。“在广州大剧院也经常会有一些国际优秀团体过来表演,这是我们重要的学习国外优秀表演的地方。”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