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村民聚老屋办起乡村书院

  • 2020-08-26
  • 来源:广州日报
  • 分享到
  • -

转存图片

老师正在教小孩握笔的正确姿势。

转存图片

下课后,孩子们冲出课室。

转存图片

孩子们在书院里学习书法。

转存图片

邱国健用手机拍下书法课视频。

  一间老屋内,穿着印有“双凤书院”字样围裙的小孩坐在日字凳上,握毛笔学写字;另一间泥砖房内,一群孩子围着音乐老师,老师的双手在黑白琴键上自由跳跃……这间墙壁都没粉刷过、红砖裸露在外的老屋便是双凤书院。

  书院坐落于从化区双凤山下的上罗村,距离从化城区10多公里。在依山傍水的村子里,冬天在山里烤地瓜,夏天下河游泳几乎成了孩子们的全部课余活动。

  2017年,村里7名村民商议在村里建一个公益书院,教小孩书法和美术,一个18平方米、能容纳10个小孩的书室诞生。需求越来越大,2019年,又低价租了一间150平方米的老屋,扩建为书院,如今能容纳40多人。

  2019年暑假,书院其中一名创始人邱国健在网络平台分享了孩子们学习书法的视频,外界开始关注到这个山村书院,纷纷捐来物资。

  7名村民组建起来的乡村书法课堂

  邱惠荣是最早提出在上罗村开办书法班的人。最初萌发开书院的想法是因为他发现村里很多小孩性格都比较急躁,做事不专心,这让他想到了当年中考失利的自己。2004年,邱惠荣中考失利,陷入了一段低谷时期。

  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书法,“当时也不懂什么是书法,自己拿起笔‘乱画’,在一笔一画中释放自己的烦恼。”之后,他时常用书法来调节情绪,这个习惯延续至今。

  而另一名创始人邱国健也是土生土长的上罗人。农村的孩子,从小到大都是在山里窜、水里玩,冬天烤地瓜,夏天游泳。而他童年唯一接触过不一样的娱乐就是有人来村里组织狮队,教了两年舞狮。“那时候,上到四五十岁、下到五六岁的人都来学。”组建狮队后,那群人便带着狮队离开了,此后,邱国健几乎没再见过村里有其他娱乐活动了。

  而创始人邱永聪则是看到城乡差别,“暑假期间,城区里的孩子都会进行各种文化兴趣培训,而村中的孩子只能到处‘野’。”

  几个有想法的村民再联系上村里一位习得一手好书法的退休教师邱学叁,七个人,年龄从“50后”到“90后”,来自不同的行业,敲定了开办双凤书室的事宜。

  最初的书室开设在一间18平方米的屋子里,地砖早被老鼠挖空。创始人们动手修缮房子,搭建电路,从村委搬来两个旧文件柜,跟村民讨了两张八仙桌,又借了几张日字凳,书室便建成。

  培养学生的非智力素质更重要

  书室一开,就引起附近村民的兴趣,10个名额一下子被抢光。教室内,上午时学生握着毛笔,蘸上墨水临摹;下午时,学生学国画。时常有小孩在窄小的门外探出头来,旁听别人上课,而书室外的空地也有小孩骑着单车一圈又一圈地打转。

  邱国健记得,开学没多久,有一个村民找到了他,说自己的女儿读二年级,很喜欢画画,能不能来书院,但看着挤满学生的小教室,邱国健无奈地拒绝了。

  随着找上门的人越来越多,几个创始人都意识到书室必须扩大。2019年,上罗村委与当地村民召开了村民代表大会,会上大部分村民都同意将村中一座闲置的老屋租给书院,扩大教室。这间老屋原来是租给别人放蔬果,每年能有1万元的收入,如今以500元/年的价格租给了书院。

  从2017年开始的春联义卖项目攒下的钱,加上江埔街关工委的资助,新的书室在2019年暑假开班,改名为“双凤书院”。第一期书法班就吸引31名孩子报名。

  “书法课是艺术教学,培养技能只是其一,此外更重要的是培养学生的非智力素质,培养他们勤奋、专心的习惯。”邱学叁告诉记者。

  有一回,邱国健遇到一个小学老师,她提到自己班上一个小孩最近上课认真了很多,基本没有小动作。原来,那个小孩就是在双凤书院里学书法的学生,这让邱国健意识到办书院摸对了方向。

  通过直播和短视频连接外界资源

  书院成立之后陆续引来了一些物资的捐赠。双凤书院此前开设的课程都是免费的,从2019年第二期课程起,一期课程60节课,收取基本费用。资金问题是长期运营下去必定会面临的难题。

  2019年7月,邱国健在短视频平台上做了一场乡村儿童在双凤书院学习书法的直播,有几个爱心人士都私信联系邱国健要给学生捐文具、书包。

  那年暑假,邱国健又分享了一些学生学习书法的视频在短视频平台上,通过朋友的二次分享,一位美籍华人看到了视频,提出要给孩子们捐赠一台钢琴。考虑到钢琴需要维护,而且只有一台,邱国健硬着头皮跟对方商量,能不能换成价格较低的电子钢琴。

  就这样,村里增添了15台电子钢琴,双凤书院暑期公益教学活动也从书法培训,变成了“上午教书法,下午教钢琴”。

  为了迎接这些电子钢琴,几个创始人找了书院附近一间鸡舍,清出几车鸡粪,铺上地板,装了电灯、风扇,安好门窗,改造成琴室,还招了义教老师。曾就读于广东海洋大学寸金学院的邱裕涵是上罗村为数不多懂钢琴的人。看到招聘义教老师的信息后,她回到家乡教小孩弹钢琴。

  但由于工作原因,教了十几天,邱裕涵就要离开上罗村了。后来,邱国健又找来学过钢琴的远房表弟来上音乐课。在广州经营着一家音乐培训班的表弟趁课余时间,开两个多小时车入村陪孩子练钢琴。前些日子的一个雨天,受到雷电影响,这批电子钢琴出现了故障,钢琴课暂停了。邱国健的想法是,等着今年春联义卖有经费再去维修。

  对于办书院,每个人都是摸着石头过河。邱国健表示,未来的方向只有一个,那就是坚持。接下来,他们还计划在书法、美术和钢琴课程的基础上加入体育课等兴趣班,希望让乡村的孩子和城里的孩子一样,拥有一个充实的假期。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