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营商环境 > 机遇之城 > 法治之城

立法聚最大公约数 良法助老城新活力

  • 2020-06-03
  • 来源: 广州日报
  • 分享到
  • -

  法律是治国之重器,良法是善治之前提。党的十九大报告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强调要推进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以良法促进发展、保障善治。

  自2017年以来,广州市人大常委会新制定地方性法规10件,修改43件。

  广州市人大把法规的“定”和改革的“变”有机结合起来,通过“立改废”并举,锻造出一批切合实际、符合规律、反映民意的精品良法,实现了从强调立法数量向注重立法质量的转变,还在制度设计层面为广州实现高质量、全面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法治保障。

  面对市民群众关注的“热点”“痛点”,面对广州市经济社会发展的“堵点”“盲点”,2020年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将继续坚决落实党中央的决策部署,着力推进民主法治建设、加大执法监督力度,乘势而上、精准发力,以良法善治书写改革奋进、文化厚重、山清水秀、人民幸福的美丽广州新篇章。

  开门立法:解决群众最关切、最现实的要害问题

  改革与法治,如鸟之两翼、车之两轮。每一项改革,都产生于人民对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而人民群众对立法的期盼也很实在,即能不能解决实际问题?

  为此,市人大及其常委会认真听取和反映人民群众对立法的意见和要求,制定的每一部法规都切中群众最关切、最现实的要害问题。

  2017年8月1日至4日,一场点击量超过1508万次的网上立法听证会引起了社会热议。正在制定的《广州市停车场条例》牵动人心,1454条评论如雪片般飞来,近20万网友在线观看了现场辩论环节,其中以实行政府指导价的呼声最高。

  但是,定价机制是国家价格改革的重要内容。市人大常委会既严格遵循国家发改委的决定,又高度重视市民群众的意见,及时组织开展调研论证,最终在《条例》第八条中规定住宅停车场实行市场调节价,但也为实行政府指导价预留了空间。

  在听证会的过程中,有网友留言反映,广州中心城区道路临时泊位实行特许经营管理,特许经营公司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普遍存在随意多划泊位、压缩泊位规格、压线停放、车位长租、乱收费等行为,是造成广州“停车贵”“停车乱”“停车难”的原因之一。

  市人大常委会根据网友的意见,在《条例》中要求逐步取消城区道路临时泊位“特许经营”,改为“政府直接监管”的模式,由政府对城市道路实行统一规划、设置、收费和管理。《条例》还在鼓励建设机械式立体停车设备、加强住宅停车收费管理等方面也作出相应规定,力求真正破解市民群众的停车之困。

向市民开放的泊车位。

  这种网上立法听证会的形式,正是互联网时代扩大公众有效参与的重要途径。在30多年立法实践中,广州在全国率先开展网络民主立法,不仅在全国首开网上立法听证先河,还在全国人大系统首设立法官方微博和立法官方微信。

  打开“@广州人大立法”官方微博,近年每制定一件法规,都会公开法规草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对于收集到的意见,市人大常委会都逐条进行了讨论和研究,合理的均予以采纳。

  这是“开门立法”的真实践、真落实。地方立法与地方发展、改革创新、民众利益息息相关,“开门立法”令立法工作更“接地气”。

  良法善治:广州获选法治政府建设典范城市

  近年来,市人大常委会聚焦改革发展难点,广泛征询各方意见,问需于民、问计于民、问效于民,审议通过了一批地方性法规,这些法规均引起社会各界的热切关注,成为以“良法”引领“善治”的生动广州实践。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受网约车新业务发展等因素的影响,巡游出租车行业出现了变化,旧的《广州市出租汽车客运管理条例》已不能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

  为了让法规立得好、行得通、真管用,市人大常委会法制工委加大征求意见、调查研究和沟通协调的广度、深度和力度,使立法过程真正成为各方诉求汇聚融合、各方利益平衡协调、各方意愿有效表达的制度性平台,更加着力于对驾驶员权益的保护,也更加注重对市民乘车权益的保护。

  2019年5月27日,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表决通过《广州市巡游出租汽车客运管理条例》,为保障乘客、驾驶员和经营者的合法权益,推动出租车行业改革在法治轨道上有序运行提供了法律依据。

  建设法治政府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内在要求,也是实现全面依法治国的关键所在。市人大常委会在2017年制定了全国首部对依法行政工作作出系统规定的地方性法规——《广州市依法行政条例》。《条例》对行政决策程序作了规定,将公众参与、专家论证、风险评估、合法性审查和集体讨论决定作为重大决策的法定程序,并进一步规定重大行政决策应当进行实施后评估。

  《条例》颁布施行后,广州市的法治政府建设再创佳绩,在2017年荣获了“法治政府建设典范城市”称号,在2018年度全省法治广东建设考评中获得了第一名。

  透过这些例证,市人大常委会为制定“良法”,扎实调研、深入论证、攻坚克难是必经的过程,由此不断贴近客观规律和广州经济社会发展实际,使法规真正做到科学、有效、管用,更好地服务经济社会发展。

  青山绿水:立法治“尾气” “广州蓝”成寻常事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要求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提升生态文明,建设美丽中国。

广州海珠国家湿地公园

  近年来,市人大常委会紧跟国家步伐,制定、修改了一批生态环保领域的法规,为广州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提供了有力的法治保障。

  广州一直在垃圾分类立法方面先行先试。2011年出台全国首部垃圾分类政府规章《广州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暂行规定》,2015年颁布实施《广州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

  经过十余年的探索实践,市人大常委会在2017年审议通过了地方性法规《广州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条例》,于2018年7月1日正式施行。《条例》进一步完善了生活垃圾分类管理的制度措施,创新了体制机制,对生活垃圾的分类投放、收集、运输、处置和源头减量、监督管理、法律责任等作出了明确具体的规定,形成了统一完整、协同高效的生活垃圾分类处理全过程运行系统,为全国其他城市解决垃圾治理难题提供了生动的广州样本。

垃圾分类投放站。

  针对不少居民反映的“环卫部门运输时混收混装挫伤垃圾分类积极性”的问题,市人大常委会不回避矛盾,经过专题调研和论证后,在法规中列明对已经分类投放的生活垃圾,要分类收集、运输、处置,并对混合收集、运输、处置设定了法律责任。

  机动车尾气是广州环境空气中氮氧化物和PM2.5的一大来源,为打赢蓝天保卫战,市人大常委会在2019年依据新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对《广州市机动车排气污染防治规定》进行了修订。修订后的《规定》坚持问题导向,在完善管理制度、坚持源头治理上打出了一记重拳。先是完善了控制燃油机动车保有量的相关规定,授权市政府根据城市规划和大气环境质量状况,采取相应措施合理控制燃油机动车保有量。

  其次,对外地迁入机动车污染物排放进行严格管理,明确要求外地迁入车辆要符合广州的机动车污染物排放标准。以及进一步完善广州的排气污染检测制度,规定排气污染检测机构应当出具真实、准确的机动车排气污染检测报告,并及时将检测结果报送市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

  修订后的《规定》为捍卫“广州蓝”提供了制度支撑。2019年,广州的空气环境质量总体较好,其中PM2.5年均浓度为30微克/立方米,是自2013年国家正式对PM2.5进行考核以来的最好水平。

  民生福祉:287天完成全国首部促进母乳喂养立法

  高质量发展的本质是以人民为中心。市人大常委会牢记“为人民谋幸福”的初心使命,立法先行,积极探索。

  2019年10月29日,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广州市母乳喂养促进条例》。这是全国首部促进母乳喂养的地方性法规,法规一出,就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

  媒体这样评价:“此次立法议案,是一次自下而上、立足于民意民声提出的议案,这在地方立法进程中并不多见。”

  回顾这一法规,2019年1月,74名广州市人大代表在广州两会期间联名提交了《关于立法促进母乳喂养的议案》,市人大代表雷建威是这份议案的牵头者。

  这份议案成为2019年广州两会唯一通过的议案。进入立法程序后,经过三次审议到最终表决通过,立法进程仅用了九个半月,共287天,法规于2020年3月1日正式施行。

  对此,议案领衔代表雷建威感慨道,这次立法如此高效,体现了广州这座开放、包容城市锐意创新的勇气和行动力,为营造有温度、有情怀、有格局的国际大都市奠定了法治基础。

  作为中国首部促进母乳喂养的地方法规,《广州市母乳喂养促进条例》把促进母乳喂养上升为家庭、社会和政府共同的责任,为国家层面完善母婴保护制度做了有益尝试。

  今年初,新冠疫情发生后,市人大常委会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的决策部署和省委、市委的工作要求,及时制定出台了《广州市禁止滥食野生动物条例》,筑牢了公共卫生安全的法治防线。

  《条例》在制度设计上践行人民至上的理念,将禁食野生动物由供应端扩大到食用端,把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放在了首位。

  同时,考虑到严格禁食后,之前合法存在的以食用为目的人工繁育、人工饲养禁止食用的野生动物的养殖户、经营者和有关从业人员面临的困境,《条例》还给予了人文关怀,要求市人民政府制定政策指导和帮助有关单位和人员转产转业,并根据实际情况给予补偿,并鼓励和支持社会力量为他们提供帮助。

  古城广州:保护、传承和发展岭南历史文化

  作为岭南文化的中心地、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发源地、中国近现代革命的策源地,广州蕴藏着极为丰富的文化资源。为保护、传承和发展岭南历史文化,市人大常委会精准发力,制定了一批具有鲜明广州特色的相关法规。

  广州是一座拥有2200多年悠久历史的文化名城。为进一步加强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建设世界文化名城,市人大常委会在2015年重新制定了《广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条例》结合广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工作的实际情况和需要,将历史城区的自然格局和传统风貌、历史文化街区、历史文化名镇、历史文化名村、历史建筑、历史风貌区、传统村落,古树名木、传统地名、文物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等都纳入了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范畴。

微改造后的恩宁路永庆坊焕发无限活力。

  《条例》还作出了预先保护和保护名录制度、保护责任人制度、历史建筑的修缮管理和合理利用制度等一系列有针对性的制度设计。

  近几年,广州市众多历史文化资源的成功保护和利用,离不开《条例》的大力保障和推动。2018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广州期间,就去了荔湾区西关历史文化街区永庆坊进行了考察。

  为更好地规范和促进博物馆的建设和发展,让市民更好地感受历史文化的魅力,市人大常委会还在2017年制定了《广州市博物馆规定》。

  作为全国第一部地方性博物馆专项法规,《广州市博物馆规定》为全国博物馆事业发展贡献了广州智慧,明确了政府在博物馆建设、发展中的责任,大力鼓励文化创意产品开发,并结合广州实际细化了博物馆的分类,针对不同类型、性质的博物馆设计了差异化的管理和保障措施,这在地方立法中是一种积极的尝试和探索。

粤剧演员在粤剧艺术博物馆的广福台表演。

粤剧艺术博物馆

  《规定》对广州市的博物馆提出了“提高公共文化服务水平”,“提升城市文化影响力”的发展要求,为广州市的博物馆绘制了一幅“布局合理、特色鲜明、种类繁多、交通便利、服务水平优秀”的发展蓝图。《规定》实施后,海事博物馆、华侨博物馆等一批新博物馆陆续落成,并向市民开放。

  刚性监督:树立和强化地方性法规的权威

  制定法规的过程需不断“抓痛点”,但如果法规实施“不痛不痒”,法律的权威性将大打折扣。如何保障法规“落地”后从纸面走向生活,让人大监督有“钢牙利齿”,成为近几年来市人大常委会着力攻克的新“难关”。

  长期以来,市人大常委会通过执法检查、立法后评估等方式监督法规的实施。监督中发现一些地方性法规公布施行后,配套文件迟迟没有出台,相关执法机构未及时对违法行为进行处罚,导致法规实施效果大打折扣。

  为确保立法能实现预期目的,2016年12月,市人大常委会制定出台了《广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地方性法规实施办法》,将地方性法规实施效果纳入常态化监督范畴,并创新性地建立了听取法规实施准备情况、听取和审议法规实施情况专项工作报告、法规实施突出问题制度汇报等三项制度。

  为进一步完善法规实施监督的制度机制, 2019年5月29日,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对《广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地方性法规实施办法》进行了修订。

  修订后的《办法》进一步理顺了相关部门的工作职责,加强了对制定法规配套规范性文件的监督力度和执法检查工作力度,强化了普法宣传的职责。

  “人大不能立完法就不管了,要把宪法法律赋予的监督权用起来,促进依法行政、公正司法。”为提升法规的实施效果,《办法》明确市人大常委会应当每年至少选取两件本市地方性法规进行执法检查,将该项工作常态化。

  市人大常委会法制工委主任邓成明表示,法规实施“前中后”的全过程监督体系建立起来,为增强监督实效,不断提升法规实施效果打下了良好基础。

  近年来,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工作不断向改革深水区挺进,面对市民群众关注的“热点”“痛点”,以及广州市经济社会发展的“堵点”“盲点”,坚持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形成了科学、合理、完备的立法工作程序和制度,啃下了一块块地方立法的“硬骨头”,开辟出了一条极具广州特色的地方立法之路。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相关新闻